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評論
摘要: 位于上海的香蕉魚書店由主理人蘇菲與關暐夫婦創立至今,十年來經歷了幾次實體書店業的起起落落,在不可預知的變化與更新中,他們在自己的道路上不斷摸索前進,從獨立書店、獨立出版到如今已主導策劃了兩屆UNFOLD上海藝術書展,始終明確堅持不變的,就是“獨立”這件最重要的事。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無論哪個年代都有懷揣書店夢的人,對于蘇菲和關暐來說,香蕉魚書店正是愛好與工作結合的產物。見證了許多書店的潮起潮落,他們也愈發明白如何讓紙質書不被數字浪潮淹沒。區別于大部分因夢想而生的小而美書店,香蕉魚書店相對更專注于“獨立”二字, 在他們的書架上找不到常規出版社的批量出版物,因為店主覺得那些書在其他地方也都可以看到,所以在這個不大的空間里,占據絕對主角位置的是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獨立出版的小眾書刊和精心設計印刷的、不同類型的香蕉魚自出版物。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香蕉魚書店內部空間


每家書店都有自己的“性格”,藏在上海普陀區一幢大廈里的香蕉魚書店位置并不顯眼。關暐覺得這樣的選址讓每個來書店的人都是“特意而為”,為此也必須在書店選品上保持與眾不同。在新一輪實體書店向綜合性文化與生活方式空間轉型的浪潮下,關暐沒有選擇為書店加入餐飲業態或出售大量設計周邊產品,而是以不間斷舉辦分享會、快閃和展覽的藝文跨界方式,讓更多真心熱愛閱讀與藝術的人能夠來到這里。


在香蕉魚的辦公空間,還有一樣特別的“玩具”—一臺Risograph印刷機,關暐同時擁有自己的設計印刷品牌“加餐面包”。盡管市面上印刷廠很多,但能達到理想的特定印刷效果的實際上少之又少。而對有興趣嘗試書籍設計制作的人來說,自己決定紙張類別、封面印花形式、書籍裝幀手法和細節,親手使用機器印刷帶來的新鮮感,和第一次參加藝術書展的感受不相上下,所以香蕉魚書店開設了印刷課程,也提供給客戶小眾印刷的服務,更好地傳播印刷工藝的獨特魅力。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2019 UNFOLD上海藝術書展現場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在香蕉魚書店,有來自世界各地獨立出版的小眾書刊和精心設計印刷的、不同類型的香蕉魚自出版物


朋友都說蘇菲與關暐還是比較內向的人,“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會很喜歡書“,關暐說道,“在當下紙書是一個很離線的東西,所以很多書已較少去承載真正很社會性或反抗性的東西,當你靜下心來挑選品味一本書,敲定出版印刷它,書回到了一個去記錄的狀態,其實還挺難得的,反而顯得更純粹一些。”


Q&A:《周末畫報》 X關暐

Q:如今實體書店都在革新,除了書店+出版的模式,你們是否也想要把香蕉魚打造成一個不止于書的生活方式空間?

A:我們對書店最開始的想法,就像民國時期出版社都駐扎在書店里那樣,像做一種文化客廳的形式,其實大家不需要一個只販售商品的單一功能的空間。我們想過做一些綜合業態的東西,像餐廳、咖啡之類,但并不適合。而分享會、快閃、展覽之類的事情在我們看來才是和這個空間相一致的,它們能夠給讀者帶來一些新鮮的、想要去了解的東西。


Q:作為書店主理人與獨立出版方,是如何甄選發掘獨立書刊的?有怎樣的內容標準及審美要求?

A:就像很多書店都強調只能由某一個人主理,我們覺得獨立書店不像連鎖店能把商品量化管理,選書這件事是一種綜合的考量,看你到底想要什么樣氣質的書。我們書店選書的標準會有幾條線,這幾年可能會比較追平面設計這類,因為插畫是一個挺常用的表達方式,平面則有比較新興的發展,比如一些平面設計師工作以外做的有趣的個人化作品,是以一種設計策劃的角度來執行的。也會關注一些不是那么艱深的藝術作品。我們最早是推薦比較多薄薄一本的那種Zine,其實這是一種很有趣的形式,大家會覺得“這也是一本書嗎”,我們想告訴大家,這也是一本書。對主題方面沒有什么限制,但主題本身是否深入是我們選擇的一個點。


Q:UNFOLD上海藝術書展今年已舉辦了第二屆,兩年展覽現場都非常火熱,是如何想要開始這個書展策劃并付諸實施的?

A:這就像當時很多人想要去開書店一樣,我們到時間覺得會有這樣的一個受眾群。很多創作者是基于創作的欲望加入到做書領域的,在書展上交流和展示這些作品是一方面,但我們更想通過它,讓這些新興起的出版物能夠有更快的成長。


書還是很親近的事物,像有些藝術書從內容上可以達到類似藝術品的層面,但它也可以從墻上被拿下來,讓每個人去翻閱,我覺得這是一種交流。在書籍背后創作者可能有很多想法,如果被放在一個玻璃盒子里,那就沒有人會知道。如果放在桌上你就可以翻閱,通過這樣的活動吸引不同層面的人加入來現場交流,才能把一些好的東西傳達出來。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主理人蘇菲與關暐


當然創辦書展也有吸取國外書展的經驗,我們很少做一些很商業策劃的事情,我去了幾年東京的藝術書展,置身其中會有一種有序且豐富的感受,是非常好的體驗。我們想把書籍設計這塊更多地放到年輕人能關注到的領域,而不是只關注一些官方級別的出版物。


Q:在沉迷于低頭看手機的數字時代,對紙質書的閱讀體驗能給人們帶來的附加值是什么?

A:書總會有一些特別的東西讓你想要去翻閱,既然它落到紙張這樣一個物理層面,我覺得就有必要去探索,一個主題要選擇什么樣的紙張、印刷、裝訂。拿在手里,至少跟它所表達的內容質量要在同一層面上。數字化的好處,是像比如手機一個這么小的工具就能存儲無數信息,但它能體現出的豐富度還是欠缺的,沒有辦法把紙張原先的東西直接轉化,原本靜態媒體的優勢、其中好的東西可能就這樣消失掉了。


Q:除了以工作標準挑選書籍之外,你私下會有什么樣的閱讀偏好嗎?

A:我比較偏向于建筑空間這類的書,因為覺得建筑是平面設計和產品設計兩者中間結合的比較妙的一個點。平面有些東西太快太迅速,消失得也太快了。產品則被復制了太多次,你要去妥協的面也特別多。建筑則好像是處于二者之間。


Q:請為我們推薦幾本香蕉魚書店里近期令你印象較為深刻的讀物。

A:書很重要的特質就是能夠提供你生活日常以外的遐想,像《WIFIPOET》這本通過收集觀展人修改路由器SSID內容所做的現場藝術記錄,就提供了這樣一個遐想空間;很小的一本插畫Zine《Now is The Past》將另一本書《There is No Future》中觀看展覽時每個人自拍的姿勢截取下來,用一本小書的形式單獨呈現,很有趣的是這么小一本書的裝幀卻是像牛津大辭典那樣的經典硬面設計;《On The Table》刊登了安西水丸生前沒有發表過的作品,是他唯一一本并非為他人配插畫而畫的書,等等。


編輯— Sandra 撰文— Donald 圖片提供—  香蕉魚書店 設計— 卷卷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