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新聞 > 熱點 > 周軼君:錢只去它去的地方

周軼君:錢只去它去的地方

評論
摘要: 本屆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三個人,其中兩人是夫婦,表彰他們對貧困本質的揭示與對抗。艾絲特·杜芙若、阿巴希·巴納吉和邁克爾?克雷默的研究,改變了人們對窮人的固有印象:他們窮,因為他們懶。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本屆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三個人,其中兩人是夫婦,表彰他們對貧困本質的揭示與對抗。艾絲特·杜芙若、阿巴希·巴納吉和邁克爾?克雷默的研究,改變了人們對窮人的固有印象:他們窮,因為他們懶。這三位經濟學家所做,倒像是社會學家,用科學的方法尋求改變。把“貧窮”,這個不會令人愉悅的對象,當作長期研究的課題,這些經濟學家們堪稱偉大。這也令我想起書架上一本躺了很久、沒有認真翻閱的紀實書籍《窮人》。


作家威廉? 福爾曼用了25年時間,從亞洲到中歐到美國,橫跨世界來直視貧窮。還記得我當時接到這本贈書時想,在教人怎樣變富的“成功學”充斥耳目之時,誰愿意來閱讀貧窮呢?就像關于“美”的書成千上萬,關于“丑”可能只有一兩本。近幾天開始閱讀此書,才發現這不是一本獵奇之作,更多是關于世上不公平的思考。福爾曼不像經濟學家們能拿出解決方案,他最多掏腰包資助一名窮人的孩子上學,但他在深刻探討“為什么有人窮,有人富?”并且以毫不留情的手法,逼近真相。


聯合國列出的“窮困現象”有:壽命短,不識字,被社會排除,缺乏物質手段。福爾曼的觀察給出更加傳神的演繹:隱形、畸形、不被欲求、依賴、容易出意外、痛苦、麻木和疏離。福爾曼對“窮”的定義是“缺乏、而且渴望(身為富人的)他人所擁有的東西;在他/ 她的正常行為中感到不快樂,處境上的困頓,包括金錢。” 他書中反復出現“正常性”(Normality)這個詞,指一個人習以為常的狀態。而他對富人的定義,也恰恰是“滿足于自己的正常性,并具有理解它的能力”。


貧富差異在福爾曼筆下,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理解常態的能力”。他交談過的窮人們,大多只是認命,貧困是上天或者命定。一個窮人總結得精辟:錢只去它去的地方。梭羅說過,大多數人過的生活是一種“安靜的絕望”。對于窮人們安于常態的心境,你可以讀出福爾曼的憤怒,但他也能溫柔地理解屬于這些人的驕傲與快樂。


三位獲得諾獎的經濟學家,發現貧窮產生于“缺乏信息、錯誤的信仰和拖延”之中。也就是說,做到與上述三點相反,即“正確信息、破除迷信和行動能力”,才能擺脫貧困。這種欲望也是一個社會和國家脫貧的動力。


周軼君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