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研創一個治愈系的未來

研創一個治愈系的未來

評論
摘要: 它是全球第一大制藥家族企業。其擁有者勃林格家族位列2019年全球最富有家族榜單第8名,為何不愛成為聚光燈下的中心,更喜歡“躲在幕后”?它專注于探索尚未出現有效治療方案的疾病領域,著力開發創新療法,這一定位相當具有先鋒挑戰性,非頂尖級研創實力派豈敢涉獵?它是誰?勃林格殷格翰(BI)。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它們趴在車庫已經很久了,大、中、小型加起來一共15輛消防車,遍體通紅地排在那里,鏜亮整齊,就像一隊紅衣列兵血脈賁張,只要信號一響,馬上沖鋒陷陣,沖到最緊急的前線!


信號沒響。


“太久沒有火警了,殷格翰鎮和我們勃林格公司都平安無事!”Judith Von Gordon樂呵呵,聲音很大:“藥廠一起火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安全生產要常抓不懈。我們公司這個消防車隊還把全鎮的消防工作也義務承擔了,鎮上哪里一有火警立即就出動——整個殷格翰鎮一共就這15輛消防車,夠用了!”


Judith Von Gordon是位63歲的老太太,在全球藥業巨頭勃林格殷格翰公司(Boehringer Ingelheim,以下簡稱BI)工作已經29,是公司公關事務的開拓者。就在今年夏天,她光榮退休了。“我在BI 的29年從來沒有一天感到無聊過,公司所做的事業非常有意義。這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而且,對員工很慷慨。”在她退休前夕,我們相逢于德國萊茵河畔的殷格翰小鎮—— BI公司總部所在地。


就在不久前,公司執行董事會主席馮保和(Hubertus von Baumbach)在此宣布2018財年BI取得了漂亮的成績單:所有業務的營業增長均超越市場平均水平,實現凈銷售額175億歐元,集團稅后利潤增長至21億歐元。公司財務負責人、執行董事會成員Michael Schmelmer緊接著表示:2018年公司有形資產投資達到近10億歐元(+9%),創下歷史新高。年度凈銷售回報率從19.3%增加到19.8%,股東權益比率從38%上升到40%。“從財務角度來看,我們是一家非常健康的公司。”


作為公司最重要的市場之一,2018年財年,BI在中國市場的表現同樣不俗,銷售額首次突破了10億美元,匯率調整后的業務增長率達到了23%。


BI擁有頂尖級的研創能力

BI擁有頂尖級的研創能力


著力開發創新療法,幫助患者延長生命

著力開發創新療法,幫助患者延長生命


最低調的家族企業巨頭

不同的角色決定了“他們”怎么看公司。執行官從戰略的高度看,財務官從收支的賬面看,員工從個人成長和薪金福利看……而記者這類旁觀者,只能通過看“他們”、看資料、看現場來管窺這家公司。


眼中所見都是如此真實而美好。資料簡述:BI 成立于1885年,至今仍是家族企業。公司位居全球前20大制藥企業、全球第一大制藥家族企業。在人用藥品、動物保健和生物制藥合同生產三個業務領域,全球逾5萬名員工每天都在努力通過創新展現價值;現場即景:殷格翰鎮很小,BI 公司占地卻很大,含總部主樓、各業務部門辦公區、工廠等在內的幾十棟大樓次第排開,仿佛要持續延展到鎮郊的遠山……6000多名在這里工作的員工像撒胡椒面般散布于龐然大樓間,廣泛而高效地驅動著總部與世界各地分部之間這一緊密交互的中樞。一位中國籍的員工介紹說:“我覺得這里有點像小型一點的石油城大慶或汽車城十堰,幾乎全城的人都在為一家集團工作,有些人家一家三代都是BI人。”


我們站在主樓西側一株晚櫻花樹下交流著觀感,雪白的落英在綠茵上鋪了滿滿一大圈。或許,巨大的草坪空地、葳蕤的喬木灌木比鋼筋水泥更能體現行業巨頭的雄厚身家,只是BI 的家族成員相當低調,幾乎從來不在公開場合亮相,更罔論接受媒體采訪,所謂的消息靈通人士也只能提供極其有限的信息:股東委員會主席伯天安(Christian Boehringer)及執行董事會主席兼CEO馮保和都是第四代家族成員。


BI大中華區董事長兼CEO高齊飛(Felix Gutsche)對該家族企業134年歷史的描述同樣簡約:勃林格殷格翰中的“勃林格”來自于創始人阿爾伯特·勃林格的姓氏,而殷格翰是地名,靠近法蘭克福。1885年,勃林格先生在這里開啟了他的制藥王國。他當時收購了一家位于殷格翰的小型酒石酸工廠,從最初只有28名員工,就開啟了創新之路。


從1948年至1994年,公司開始全球拓展,首家海外公司在巴西成立,隨后是日本、美國等。現在全球40個國家設立的分公司達到176個,員工人數也最初的28名成長到現在的逾50000名。


倒是彭博于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2019年全球最富有家族榜單,讓低調多年的勃林格家族被動式地“高調”了一回,榜單披露了他們的財富排在第8名,高達519億美元。前三甲分別是沃爾瑪背后的沃爾頓家族、瑪氏集團背后的瑪氏家族、科氏集團背后的科氏家族,資產分別過千億美元級別——他們的名字如雷貫耳。勃林格家族恐怕是榜單上最陌生的名字,可資產額卻緊緊跟著那些耳熟能詳的超級品牌家族:第5名,香奈兒背后的韋特海默家族,576億美元;第6名,愛馬仕背后的法國迪馬家族,531億美元;第7名,百威英博公司背后的安海斯家族,529億美元。


有觀察家評論說,上榜的富豪家族“富可敵國”,此言不虛——即便是排在第25位的費列羅家族(擁有費列羅巧克力),資產298億美元,也超過了冰島2017年的GDP(據IMF統計,約245億美元)。


Campden wealth研究主管麗貝卡·古奇(Rebecca Gooch)評論:“長期保存財富可能非常具有挑戰性。家族經營的企業可能會從繁榮走向衰落,家族的投資組合可能不夠多樣化,或者可能存在代際轉換的問題。”或許,正是出于家族企業長期健康發展的考量,包括勃林格在內的許多家族都不愛成為聚光燈下的中心,他們更喜歡“躲在幕


后”。10萬+微信公號商務范就此猜測勃林格家族:“ 保持私營,不讓公司上市,可能也是大眾對他們不熟悉的原因……若非他們主動披露,公眾幾乎難以得知有關他們工作、生活乃至公司的消息。”


篤信代代相傳、矢志長期發展、免于股東干政是家族企業的共性。而一款創新藥物的研發往往投資巨大,可能費時十數年,控制權不旁落他人之手,對一家制藥公司至關重要——或許,這是BI保持家族企業性質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低調,則很可能與勃林格家族傳承的價值觀、甚至家族性格更相關。


創始人阿爾伯特·勃林格

創始人阿爾伯特·勃林格


生物制藥中試生產車間

生物制藥中試生產車間


頂尖級的研創能力

業內提及BI,使用頻次最高的詞恐怕有三個,分別是:藥業巨頭、家族企業、頂尖級。前兩個無需贅述,“頂尖級”更值得探究。


“頂尖”最主要體現在什么方面?規模大、財力強的藥企很多,BI 能超拔脫俗,最特出之處有兩點:其一是它的業務領域覆蓋特別廣,是全世界鮮有的能同時研發生產人用藥、動物保健和生物制藥三大品類的藥企;其二,它專注于探索尚未出現有效治療方案的疾病領域,著力開發創新療法,幫助患者延長生命。這一定位堪稱絕無僅有,相當具有先鋒挑戰性,非頂尖級研創實力派豈敢涉獵?


那么,BI 的三大業務板塊都有哪些硬核實力呢?


人用藥業務,其產品覆蓋心血管代謝疾病、中樞神經疾病、免疫及呼吸疾病和腫瘤研究與癌癥免疫等重要治療領域。公司在全球布局有四個人用藥品研發中心,在小分子和生物制藥方面均擁有全面的研發能力。公司戰略支柱之一的“跨邊界研究”(RBB),通過探索研究新興科學、新適應癥和新技術,來補充公司核心治療領域,從而擴大研發機會。


在動物保健領域,BI 排在全球第二大,是經濟動物和寵物抗寄生蟲藥及疫苗的全球頂尖供應商。通過提供先進的、預防性的動物保健,保護動物免受病痛困擾。公司提供新型的治療手段幫助動物照料者們更有效地管理慢性疾病、減少疼痛、延緩疾病進展。


BI還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藥合同生產商之一。作為生物醫藥領域的先行者,早在上世紀60年代,公司就開展

了生物醫藥科研開發以及生產的相關工作。歷經半個多世

紀的辛勤耕耘,BI通過合同生產,共將超過30生物藥物

成功地推向全球市場,造福全世界的患者。


在接受《周末畫報》獨家專訪時,大中華區董事長兼CEO高齊飛如數家珍,列舉了一大串明星產品:泰畢全(房顫抗凝)、歐唐寧(糖尿病)、愛通立(腦卒中)、吉泰瑞(肺癌)、森福羅(帕金森)、思力華(慢性阻塞性肺病)、超可信(寵物犬體內外驅蟲)、藍福萊(預防豬繁殖與呼吸綜合征的疫苗)…… 這些專業的藥名就如醫生手書的病歷一樣讓普羅大眾云里霧里,但對于飽受病魔折磨者不啻于濟世甘霖。


來自上海的董女士告訴記者,她年過七旬歲的老父親罹患糖尿病多年,打各種針、吃各種藥療效都不明顯或者不穩定,5年前經病友介紹服用歐唐寧至今,病情得到了良好的控制,而且毫無副作用帶來的不適感,身體越來越壯實;“寵狗狂徒”楊先生定期給愛犬波比驅蟲,也是認準業內首創口服內驅外驅相結合新療法的超可信。


“我家波比太聰明太挑食了,一般的驅蟲藥拌在狗糧里喂它,它會分辨出來,把狗糧吃了,藥剩下來。但超可信有款牛肉口味的,波比特別愛吃!” 楊先生眉飛色舞,似乎任何話題談論3句以上,都能導向與狗相關。


我們在一個媒體聚會上偶遇,閑聊間他大談波比。


“嘿,你知道德國有家很專業生產寵物藥的勃林格公司嗎?”“ 勃林格?有點耳熟,但一時想不起來。”我用手機搜出一張BI公司的照片,他一看就興奮起來:“就是它!沒錯了,超可信藥盒子上印的Logo就是它家的!”


無法斷定BI公司方面聽到這則來自中國的真實花絮會否喜憂參半——那么多優質藥品那么深受用戶信賴和喜愛,但他們或許并不了解這些藥品背后的創造者。“我們一切以患者為中心,秉承初心,成就卓越。”BI 執行董事會主席馮保和總是這么說——德國人總是那么嚴謹而低調,他們總是做的很多,說的很少。


比如,他們是全球馬用藥老大,市場份額達到50%,不說你肯定不知道,因為BI馬用藥尚未進入中國內地市場。但香港香港賽馬會一直在使用他們的明星產品GastroGard?,用于治療馬胃潰瘍。


“胃潰瘍是馬的高發疾病,尤其是賽馬,因經常處于高度緊張中,幾乎全部都會患胃潰瘍。”BI大中華區動保業務負責人郎世峰(Stephan Lange)博士說,“ 賽馬就像頂級運動員一樣,如果帶病參賽肯定無法取得好成績。”這位獸醫出身、有著20多年動保經驗的專家還透露,公司正在抓緊將馬用藥引入中國內地市場,“即使中國的蒙古馬越來越少了,它們被機器取代了,但我們未來的潛力還是很大,因為許多運動馬、賽馬、名貴馬非常需要我們。”


再比如,BI在數字化創新方面已經走得很遠,不說你也不知道。在德國總部,董事會成員、研發負責人Dr. Michel Pairet 展示了一個軟件,能通過人工智能抓取大量的內部和外部數據,并借助一個協助平臺,幫助研發人員更快更好地發明新的候選分子。


在中國,有一個針對帕金森患者的APP,通過這個APP你可以找到需要前往的帕金森專科門診,還能提醒患者用藥、支持醫院隨訪等等。這對于帕金森患者來說非常方便。“BI是業內率先進行數字化布局的公司之一,首筆資金就投入了2000萬歐元。”集團財務負責人 MichaelSchmelmer 說。


“是主動投入還是被動投入?”

“主動。在沒有確定具體項目的時候我們就認準了大方向去投入了。”


一個細節似可佐證Michael Schmelmer的這一說法。當記者進入BI集團總部主樓,就在大堂中央,有數據部門的科研人員現場展示他們研發的虛擬實境技術。戴上一款特殊的眼鏡,眼前就會有醫學分子結構從地面升上半空,一直虛浮、翻轉、膨脹……試著移動一下腳步,就可以從四面角度看到這些分子結構的多維造型。


BI 科研人員說,目前這些虛擬實境的分子結構尚未有實際的應用,“但,面向未來,基于長遠未來的研發是我們的戰略宗旨。”


為數字化布局投入的首筆2000萬歐元僅僅是勃林格殷格翰為研發投入的冰山一角。事實上,這些年來,集團每年的研發投入約占年銷售額的20%,比例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僅2018年財年研發總支出就高達32億歐元。


總部的消防車隊把殷格翰全鎮的消防工作也義務承擔了

總部的消防車隊把殷格翰全鎮的消防工作也義務承擔了


企業文化以人為本

企業文化以人為本


這家巨頭很溫暖

沒有確定具體項目就要去投入的“壯舉”在 BI早有先例。3年前,集團劃撥了一筆1億歐元的預算,大方向是“用于最有價值的事業”。


這下就熱鬧了,到底什么是“用于最有價值的事業”?集團從上到下議論紛紛。是設立一個新的風口業務部門?追加對某個地區市場的投資?擴大生產線,加大某種明星藥品的產能?民主集中制討論下來的結果讓外人“大跌眼鏡”,竟然是在總部新建一個最現代化的巨無霸員工食堂,能容納所有員工同時就餐!


讓大家吃好、生活好、有保障、有幸福感,這就是BI企業文化的基石之一,也是老板、高管和全員心中“最有價值的事業”之一 ——科技以人為本!難怪前文所述的退休元老Judith Von Gordon會由衷地說,這是家非常慷慨的公司,“老板對員工很大方”。Judith舉了她自己的例子:她女兒得了一種肺纖維化疾病,幾年前女兒做了肺移植手術后,公司為了方便母親照顧孩子,專門特許Judith Von Gordon在半年之中減少一半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


BI對員工的關愛超乎外界的想象,比如,在德國總部,BI 的員工除了可以享受德國法定的產假和陪產假之外,,公司還額外提供幼兒園讓孩子免費入托。如果孩子生病了,家長可以獲得全薪假陪護。在此期間,如果公司的確有要務讓家長走不開,公司會免費雇人手來幫忙照顧小孩子。


BI大中華區HR副總裁關紅涓告訴《周末畫報》,公司在業務不斷發展的同時致力于為員工提供廣闊的發展空間、高質量的職業培訓和完善的福利政策,在相互尊重、信任、保持同理心,和共同協作成長的文化中,為員工創造更多發展和成功的機會。


她還很欣慰地表示,人才和能力是公司獲得未來成功的關鍵。BI已經連續6年蟬聯“中國杰出雇主”稱號。公司特別重視產品質量和創新,重視員工。BI公司每個月都會選出最佳的員工和領導,對他們進行表彰,不僅僅是物資獎勵,更重要的是賦予精神榮譽和樹立榜樣。公司非常關心員工,推出了多樣化的商業保險計劃,讓員工和他們的家人有機會獲得更高級的保險。


而大中華區董事長兼CE高齊飛也很樂于分享他們近年來在中國推行的兩項關愛員工項目:體重管理和戒煙項目。體重管理項目是BI員工健康促進項目中的明星項目。該項目成功幫助368位BI同事共減重1347.4kg, 平均每人減重3.7kg。其中2018年, 總共有94名BI同事參與其中,累積減重831.6斤,人均減重8.8斤,人均減重百分比6.2%。戒煙項目也頗有成效,約200名員工或員工家屬參與了戒煙干預項目,其中64人成功戒煙。


“說到企業社會責任,我們在中國有很多大型項目。其中之一就是雛鷹計劃,全國的適齡員工子女都可以申請參加。獲勝者將有機會前往德國參觀學習,開闊眼界,增長知識。”高齊飛同時補充道,德國家族企業雖然一直強調長期發展而非短期利益,但這并不意味著不關注利潤,而是要在短期利益和長期戰略間獲得平衡。“我們能更好地完成這一使命。”對這一點,他非常肯定。


這位BI悍將最清楚中國市場對集團意味著什么:自1994年進入中國市場至今累計投資高達3億歐元,2018年公司在中國市場投資高達2650萬歐元,2019年至2023年公司計劃投資1億7360萬歐元。這些投入收獲的回報非常豐厚:在中國市場的在人用藥品領域,各大產品均獲得了快速增長,業務總體在2018年增長了26%。動物保健領域的寵物業務在2018年增速達到了57%。生物制藥業務勢頭很猛,其增速達到了55%。


“我正在努力了解和調動各種重要的驅動力,來驅動未來增長。”高齊飛說。可以想見,驅動力的構成中,這家巨頭公司的遠見、創新、高效、雄厚等等都是重要因子——當然,“溫暖”也是。


采訪、撰文— 鄒健 編輯— 鄒健 設計— 胡博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