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阿根廷,一路衰退是否有轉機?

阿根廷,一路衰退是否有轉機?

評論
摘要: 阿根廷股市出現前所未有的暴跌,原因在于人們擔憂保護主義回歸。而偽造統計數據、限制外國資本等問題,導致阿根廷無法從國際市場舉債。政治力量的交替能否扭轉頹勢?無數當地人翹首以盼正面答案。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阿根廷股市出現前所未有的暴跌,原因在于人們擔憂保護主義回歸。而偽造統計數據、限制外國資本等問題,導致阿根廷無法從國際市場舉債。政治力量的交替能否扭轉頹勢?無數當地人翹首以盼正面答案。


8月中旬,阿根廷左翼總統候選人費爾南德斯在大選初選中遙遙領先。

8月中旬,阿根廷左翼總統候選人費爾南德斯在大選初選中遙遙領先。


現總統馬克里在大選初選中被擊敗。

現總統馬克里在大選初選中被擊敗。


過去70年間,阿根廷經歷了超級通脹、政府破產以及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主權債務違約。這70年里有1/3是在衰退中度過,如此敗績足以讓這個國家有資格在經濟學教材中單開一個篇章。


即便如此,災難深重的布宜諾斯艾利斯股市也從未像8月12日那樣,在一天內暴跌48%。前一天,阿根廷左翼總統候選人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 (Alberto Fernández)在大選初選中以領先超過15個百分點的優勢,擊敗財政紀律嚴明的現總統毛里西奧·馬克里(Mauricio Macri),以超過47%的得票率遙遙領先。此次初選原本只是想把支持率過低的候選人淘汰出局,未曾想卻變成了預示正式大選結局的一場全面測試。


謀求連任的馬克里當然不會出局,但無論在投資者還是專家看來,差距過于懸殊,要想趕上談何容易。費爾南德斯一向被視為阿根廷數十年失敗政策的吹鼓手。初選結果對投資者來說宛如當頭一棒,初選前數日的民調結果還顯示兩位候選人勢均力敵。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負責拉美業務的董事總經理丹尼爾·科納(Daniel Kerner)說:“我們已經進入費爾南德斯看似將出任總統的漫長過渡期,但他終究要過大選這一關。隨著市場暴跌,政府非但束手無策,甚至在其中推波助瀾。今后幾個月,阿根廷的局勢將進入一段非常、非常敏感和微妙的時期。”


阿根廷部分公司出現違約拖欠跡象。

阿根廷部分公司出現違約拖欠跡象。


政治舞臺斗爭激烈

馬克里在2015年當選總統,其職責就是清理上一屆政府在此前8年留下的爛攤子:偽造統計數據,限制外國資本,人為壓低公用事業收費,其結果造成預算赤字高漲,政府眾叛親離,阿根廷無法從國際市場舉債。馬克里發誓要消除貧困,讓外資如“開閘的洪水”般涌入這個拉美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在借著數百億美元的國際債務來掩蓋財政失衡后,如同萎靡的阿根廷經濟一樣,馬克里的支持率也開始下滑。


2018年美聯儲(Fed)加息導致阿根廷比索大幅貶值,馬克里被迫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商討總額560億美元的救助方案,這也是該組織有史以來發放的最大一筆救助款。協議要求阿根廷政府大幅削減開支,并通過限制貨幣增發來實現財政目標。緊縮政策再次有損馬克里在選民心中的地位,馬克里曾發誓通過親市場政策重振阿根廷衰敗的經濟,但食言讓他失去了選民的信任。阿根廷年通貨膨脹率如今超過50%,2019年該國經濟將連續第二年出現負增長。


首戰告捷令費爾南德斯志得意滿,他決不會因為股市的極端反應而改弦易轍。他曾在2003年至2007年間已故總統奈斯托爾·基什內爾(Néstor Kirchner)的內閣中任部長,其競選搭檔是基什內爾的妻子、繼任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基什內爾(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克里斯蒂娜政府被認為為馬克里政府承接的爛攤子中大部分問題的始作俑者。


費爾南德斯在將奉行何種經濟政策方面一直含糊其辭,在如何與包括IMF在內的債權人打交道方面也三緘其口,但他堅持只有政府更迭才能讓市場回歸平靜。而馬克里則將股市的崩盤形容為重蹈覆轍就會重現的場景。管理咨詢公司Teneo駐倫敦的拉美分析師尼古拉斯·沃森(Nicholas Watson)表示:“將市場的動蕩歸咎于基什內爾主義是一種極其危險的做法,很顯然,一大批選民已經把馬克里看作是問題,而非問題的解決辦法。”


若能在10月27日大選前爭取到足夠的支持,將自己與費爾南德斯得票率的差距縮小到10個百分點以內,馬克里還有希望進入第二輪投票。只要費爾南德斯在大選中的得票率低于45%,第二輪投票就將在11月24日進行。這將為馬克里爭取到多一些時間來編寫自己滿血復活的故事。不過,他要仰仗極高的大選投票率,此外,他還要修改自己最初的、已開始有些左轉的競選宣言。


許多人之前曾認為克里斯蒂娜將競選總統,雖然她因為在任期間的貪腐丑聞而受到調查。克里斯蒂娜否認自己有任何不當行為,稱對她的調查是一場政治迫害。她于2017年贏得的參議院席位給了她一張絕佳的護身符,讓她擁有豁免權,取消這一特權需要參議院三分之二的投票才可以通過。作為副總統,她將自動成為參議院議長,同樣,作為政府的二號人物,她將得以避免成為眾矢之的。


盡管市場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又一屆基什內爾政府卷土重來,但初選后股市的極端反應在一定程度上歸咎于初選前民調制造的太平假象。4月份進行的一次民調顯示,克里斯蒂娜將在第二輪投票中以微弱優勢戰勝馬克里,這一結果導致阿根廷國債價格暴跌。阿根廷的許多主要民調機構只將民調結果分享給包括投資公司在內的付費用戶,但初選前數周泄露的結果顯示雙方的支持率勢均力敵。初選前一天有關馬克里領先對手一個百分點的民調結果曾推動股市小幅回升。


初選結果公布首日,阿根廷所謂的國家風險指標,即阿根廷國債收益率較同期美國國債的溢價創下10年高點,超過了所有新興市場國債的水平,其信用違約掉期價格升至全球最高水平。在初選后的首次亮相中,馬克里看上去依然心有余悸,他承認這是一次“糟糕的選舉”,有氣無力地宣稱要組織一場反擊,并大肆抨擊民調機構的失誤。


除非馬克里這邊出現奇跡,否則費爾南德斯將會在12月10日出任總統。馬克里在初選后數日發布推文稱,他已經與費爾南德斯進行了對話,后者表現出“努力恢復市場平靜的意愿”。接下來的局勢將更多取決于馬克里及其對手將會在大選前的這段時期,如何妥善處理對債務違約的預期、實體經濟、通貨膨脹以及任何可能導致阿根廷經濟進一步下滑的諸多因素。股市無疑受了驚,但阿根廷百姓對于這種沖擊早就習以為常。布宜諾斯艾利斯市中心一家電器商店70歲的老板魯本·哈勒布利安(Ruben Haleblian)說:“政客們就像走馬燈一樣你來我去,這種事我見多了。”


大選初選結果一公布,布宜諾斯艾利斯股市一天內暴跌48%。

大選初選結果一公布,布宜諾斯艾利斯股市一天內暴跌48%。


阿根廷經歷了超級通脹,貨幣貶值,金融動蕩。

阿根廷經歷了超級通脹,貨幣貶值,金融動蕩。


生活舞臺焦慮惆悵

于19世紀70年代投入使用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水處理廠位于一座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筑中,旨在展示阿根廷在世界舞臺上的崛起。等到20年后最終開放時,這座“自來水宮殿”已經成為昔日雄心壯志的象征。從歐洲進口的陶土磚和彩色玻璃窗可以看出,這些水利設施足以展現曾經破壞阿根廷經濟、甚至幾乎拖垮全球金融體系的奢靡做派。


經濟歷史學家把“1890年巴林銀行危機”視為19世紀最大的主權債務危機并加以研究,但對阿根廷人來說,這場危機的余波仍在,教科書外仍能找到其痕跡,且仍是阿根廷經濟和政治動蕩的根源。


37歲的迪亞茲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開了三家餐館,他說自己支持費爾南德斯與其說是出于政治信念,還不如說是出于經濟和社會需要。餐廳的顧客減少了,通貨膨脹意味著他的價格“成倍”上漲。以一杯牛奶咖啡為例,如今售價80比索(約合1.80美元),去年還只是55比索。“我們無法想象在貧困加劇、暴力肆虐、社會差距擴大、消費者不愿花錢的情況下取得發展。”他說,前不久他在距離水宮三個街區的地方開了一家名為Los Galgos 的餐廳。阿根廷周期性的經濟危機直叫他“難以忍受”,因為“總會有另一場危機到來。”


這種動蕩局面可追溯至19世紀的最后10年。當時,阿根廷從富饒的潘帕斯草原的農業生產中獲得了豐厚收入,于是,富麗堂皇的豪宅、巴黎林蔭大道和烏托邦式的廣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拔地而起。自來水宮殿的建設即將開工時,阿根廷已經擬定了修建科隆大劇院的計劃,至今這座劇院仍然是全世界最好的歌劇院之一。


英國巴林銀行樂見坐享其成,在阿根廷大舉投資。然而在1889年,阿根廷經濟放緩增長,當地人嗅到了危機氣息,紛紛將比索兌換成黃金,導致幣值暴跌。加上氣候干旱、政變失敗、通脹率不斷上升和罷工行動趕走了外國投資者,到1890年初,阿根廷政府領導人已經無法阻止局勢急轉直下。


轉折點出現在巴林銀行在倫敦市場發行布宜諾斯艾利斯供水排水公司(Buenos Aires Water Supply and Drainage Company)債券失敗之際,就是這家公司簽約建造了自來水宮殿。不久之后,巴林銀行通知英格蘭銀行,由于投資阿根廷的風險敞口過大,該銀行處于破產的邊緣,需要接受救助。次年即1891年,阿根廷經濟萎縮了11%。巴林銀行“只是借出了太多的錢,做得太過火”,羅格斯大學教授尤金· 懷特(Eugene White)說,“派對變得過于喧鬧,而他們沒有把潘趣酒碗拿走。”


巴林銀行危機的許多因素,比如債務持續增加、貨幣崩潰、經濟救助甚至是氣候干旱,在阿根廷當前的經濟衰退中也有反映。阿根廷經濟困境陷入了過去的怪圈:花的比賺得多,因而依賴銷售糧食的美元收入,迫使政府舉債購買進口商品,一旦投資者不愿投入更多資金,惡性多米諾骨牌效應就會釀成悲慘的結局。這么一來,阿根廷央行在成立的84年時間里有過61位行長,也就不足為奇。


然而,在阿根廷,生活的周期性本質意味著一些選民愿意給馬克里更多時間。32歲的佩羅塔是一家公立醫院的醫生,她已經減少了開支和假期,但是并不責怪現總統讓她節衣縮食。“在阿根廷,我們的經濟總是有起有落,”她說,“正因如此,我認為現在發生的事情并不新鮮。”


警告信號燈再次閃爍紅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2019年阿根廷經濟將收縮1.3%,年底通貨膨脹率約為40%,經濟前景面臨“重大下行風險”,尤其是政治不確定性。結果就是許多阿根廷人對政治、政策或比索缺乏信心。何以見得 ?咨詢公司EconViews 負責人基古爾說,阿根廷人在海外的儲蓄約為3500億美元,高于國內儲蓄。基古爾曾寫過一本關于阿根廷經濟危機的著作。


“人們缺乏信心的原因,在于每隔幾年就會出現貨幣大幅貶值或者高通貨膨脹,而保護自己的方式就是買入美元,” 基古爾說。他在20世紀90年代擔任過阿根廷經濟部的首席顧問。每逢政府更迭,國內政策往往會出現劇烈的轉變。20世紀70年代初,阿根廷接連更換了7任總統,此后血腥的右翼軍事獨裁統治持續了近8年,直到1983年阿根廷與英國爆發馬島戰爭。20世紀90年代支持商業的政府上臺,2003年到2015年是平民主義政府執政,最后是對市場友好的馬克里出任總統。


現年60歲的馬克里當過土木工程師,在前任總統基什內爾對阿根廷實施貨幣和資本管制、篡改官方統計數據、拒絕償還債務后,他把阿根廷重返全球經濟舞臺作為自己計劃的核心。但最近馬克里也在用平民主義來對抗平民主義,他凍結了食品、手機話費、電力、天然氣和公共交通的價格。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德基什內爾是推崇平民主義的庇隆主義運動追隨者,這是阿根廷前總統胡安· 庇隆(Juan Peron)和他的妻子伊娃(Eva)在1946年提出的政治理念。費爾南德斯指責馬克里管理不善,她主張慷慨的福利支出政策。


60歲的經濟歷史學家赫拉爾多·德拉·保萊拉( Gerardo della Paolera)與人合著了一本關于巴林銀行危機的書。他認為無論誰在大選中勝出,阿根廷都難免經歷更多動蕩。他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助資金在2021年到期后,阿根廷需要進行債務重組。像許多阿根廷人一樣,他也試圖讓家人做好準備,因為他知道這個故事會如何收場。他的成年子女熱愛阿根廷,不愿意離開祖國,但他看不到子女在阿根廷的未來。“我鼓勵他們出國。”他說。


餐館老板迪亞茲只能哀嘆他的國家錯失了機會。“每次我經過水宮或科隆大劇院,我都會想到,這象征著阿根廷原本可能的景象,”他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說,“阿根廷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但同時缺乏穩定性和可預測性。在這里,我們甚至不知道明天會怎么樣。”


撰文— Juan Pablo Spinetto, Daniel Cancel & Patrick Gillespie 編輯— KOZUE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