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風尚 > 明星 > 井柏然/還能聊些什么呢?

井柏然/還能聊些什么呢?

評論
摘要: 至今為止,井柏然依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自我和本真。對于以“偶像”身份出道的藝人來說,這并非易事,因為在成名 的過程中,總要面對許多過度包裝和矯飾的要求。這是一個行業標準。但成為演員是一個必須不斷拋開各種外在包袱 的過程。累贅越少身軀越輕盈,等到風起時,才能扶搖而上。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還能聊些什么呢?”


在采訪井柏然之前,根本想不到他會說這么多話。在前期溝通的時候,大家還有些擔憂:“他前段時間拍攝采訪太多,該說的好像都已經說得差不多了。感覺他已經被媒體榨干了。”這也正常。當紅明星就這么多,而一長溜媒體在排著隊虎視眈眈,等著來瓜分他們的每一點感悟和每一段故事。而每個人能說的感悟和故事其實也就只有這么多,翻來覆去地嚼,一遍兩遍三遍四遍,再鮮活的字句也都嚼成了陳芝麻爛谷子,索然無味了。不過,有沒有一些話是他們一直想說但至今沒機會說的呢?也許有吧。但在那一扇門被某句話無意叩開之前,誰也不知道,眼前的這位明星,會不會突然說出自己從未對別人透露的真心話來。


懷著這樣的僥幸心理,我們走向了化妝室里的井柏然。他比我們在大銀幕上看到的樣子要瘦一些,臉非常地清癯。下眼瞼泛著一層隱隱的水光,看起來像是隨時閃著淚花的樣子,襯著略顯憂傷的眼袋,顯得感情很豐富。明星們在化妝室里大多會散發出一種舟車勞頓的勞累感,他亦不例外,但揚起來的臉并沒有強作歡顏,綻開出來的笑容很由衷,不會讓人感到敷衍。


“你好,請坐。”他微笑著輕聲說,聲音壓得非常低,但很有禮貌,給人以如沐春風之感。沒有人能夠拒絕一個英俊男孩主動傳遞出來的友好信號。此前所有的顧慮瞬間飛到九霄云外。他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溫柔,以及,一種偶爾出現在年輕男孩身上的脆弱感。也許是因為幾個月前上映的《風中有朵雨做的云》中他的角色令人印象太深刻,以至于讓人恍然間以為他還沒有從那個角色里走出來。


“拍完之后,確實過了半年才從那個角色里走了出來。”他笑著說。這是拍婁燁電影常有的后遺癥。每一位演過婁燁電影的演員,都會有和他類似的經歷,半年是個平均值。


“其實我沒有跟其他演員聊過這方面的感受,但后來也聽別人說過,好像婁燁導演會留給演員很多很多東西,挺折磨人的,但這種折磨你又會覺得,”他張開嘴“嘶”了一聲,又疼又享受似的,“很有快感。這不是哪個角色哪個導演都可以給到你的。很奇妙的感覺。它的震蕩期很長。”


那是一種痛苦又享受的感覺

三年前井柏然拿到《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劇本時,他的第一反應是“震驚”。“我在看到這個故事時就感覺挺震撼的。這是我以前沒怎么了解和接觸過的題材。在三年前,對于我來說這是一個驚喜。那會兒沒什么機會接觸到這樣的故事和導演,因為那時的我給人感覺也更偏‘偶像’一點。”他的語氣里帶著一絲隱約的自嘲,“所以當我拿到劇本時嚇了一跳,對于我來說也是一個刺激,也有猶豫,擔心自己消化不了。但如果不接的話又覺得很可惜,畢竟是婁燁,這么好的一個故事。所以我就打破了自己一直很保險的接戲路線。什么路線,甩一邊兒去吧。”他攤開手腳笑道。


婁燁一向善于最大程度地挖掘演員的情緒,要把最淋漓的感情全部榨取出來。而他又喜歡在展現的時候做減法,所以演員在現場時真實的痛苦,往往會比我們在大銀幕上看到的痛苦要深重得多。


“真的很痛苦,”井柏然慘笑,“但這種痛苦不是因為辛苦,而是因為情緒,心很累,因為他經歷的很多東西是我都沒有經歷過的。我真的從來沒有走得這么近去感受角色。尤其是跟著故事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感覺很無助。嗯,很無助。”他特意又強調了一遍。婁燁導演給了他許多空間來天馬行空,為所欲為。“沒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想得到的,你都可以在這個空間里呈現。這樣就可以讓你對角色有完全的把控。我覺得這是婁燁導演最突出的一點。”所以在殺青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有去想電影出來會是什么樣子。


“因為在當下我已經得到很多了。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突破,讓我對表演的認知更上了一個程度。體驗很多,完全區別于以往拍戲的所有體驗。因為這個體驗是婁燁導演才能給的。給了我很多表演上的成就感和自信。因為拍完這個戲我真的覺得自信了很多,對于演員來說這個真的很重要。當然這也是后知后覺的。”


電影在拍完之后經歷了眾所周知的一波三折,最終順利上映。在那段日子里,許多人的內心充滿了焦慮和不安—盡管所有人都已經很了解,拍婁燁的電影很多時候就意味著“冒險”。但井柏然依舊坦然。


“其實我沒有想太多,因為我拍這個就是沖著婁燁導演去的。我可以這么說,其實合作之前我各種心理準備都做好了。不管怎么樣,畢竟我不是科班出身,那我就當成是一個學期的課吧。所以我不會去想,這個電影能不能順利出來,票房會有多少。因為我并不把它當成一個常規項目來看。不管怎么樣,我從這部電影這個角色里得到的東西已經太多了。”


曾經覺得自己是個臨時演員

退回到十二年前,井柏然只是一個以偶像歌手身份出道的年輕藝人。那時候他懵懵懂懂,空有一副漂亮皮囊和還算動聽的嗓子,卻對整個娛樂圈一無所知,在一個令無數人艷羨不已的機會巨大推力下,一腳踏進了這個陌生的行業。最初他只想唱歌,也只喜歡唱歌,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我是一個只能專心做一件事的人。”他笑道。


但那時出唱片其實已經很難賺到錢了。剛好那幾年國內的電影市場開始起飛,他不明就里之下,就被公司塞進了劇組里。“第一次演戲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演戲,就是迫于公司的壓力,因為公司覺得你應該做,你應該會做,你必須得做。我就想,哎?不是說好唱歌的嗎?”他攬眉笑道,“怎么讓我去拍戲了?只好去了。一部兩部就這樣過來了。其實很多時候是要靠別人的肯定,你才知道,噢原來自己還有這樣的可能性。也沒有計劃的,覺得多一條腿多一條路,就演了。這樣一點點找到表演的樂趣,一點點知道做演員能給到自己什么,開始去享受。”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似乎就是如此,腦子里一團糟,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應該做什么。


“就是這樣。你來不及去想。很多時候你說不出原因,為什么去做,根本沒時間。就把你扔到那兒了,導演說笑一個,哭一個,你看那個劇本看那些文字也找不到出口,看不到一個詳細的方法。笑不出來哭不出來就會很難受,為什么要笑為什么要哭?我不懂。”那是他非常苦惱的一個時期。他被迫從纜車里出來,只能腳踩著鋼索爬上山,而目的地是何處他尚不知道。


還記得很多年前在曹保平的《李米的猜想》里看到他一閃而過的鏡頭,青澀又無措,多少有些在狀況外,能看出努力表演的成分。當時只覺得眼熟。跳回去再看回放,果然是他。他并非科班出身,這件事在很長的一段時期里讓他倍感壓力。“曾經壓力特別大。總覺得自己是一個臨時演員。”他笑得有些無奈,“因為那會兒接觸的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員,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差點兒什么。尤其是剛接觸影視劇的時候,經常問自己,你都會些什么。”


直到前幾年,他已經成為國內年度票房最高的男演員了,依然覺得自己沒有真正進入演員的狀態。“坦白講,前幾年我也沒有覺得自己真的走進了角色,更多的是把角色的一些東西放在自己身上,演的還是自己。現在回過頭總結真的覺得還不算是演員的狀態。那時候希望自己只要不露怯,演得不要太夸張,就可以了。因為我對自己要求也不高,野心也不大,就覺得自己是個年輕演員,空間還很大。我記得那時候拍一部戲,我拍完了一條,導演說可以過了,但我還想再來一次,導演當時說了一句話,‘我可以讓你再來一次,但是其實你要知道,再多演幾條,也就是能到這樣了。’這句話當時聽了有些刺耳,但后來想想,確實是有道理的。因為我那時候水平就在那個位置,不是說當時多試幾次就能再拔高的。”


但他很幸運,除了那一次之外,他沒有遇到過更多令他羞愧難當的時刻。“我很慶幸自己這些年遇到的都是比較好的導演和演員,這個真的很重要。而且我從來沒有因為別人一句話就把自己給懷疑和否定掉。更多的都是來自于自己對自己的否定。我還是新人的時候幾乎沒有受到外界的傷害。這很幸運,因為很多人是從新人時期就開始一路受到各種折磨,后來演了很多戲之后,就會出現一些心理上的問題。我很能理解,因為做藝人做演員本來就都是很敏感很脆弱的。”


痛苦往往是源于自身

幾年前,井柏然關閉了自己的社交網絡賬號,成為了一個在流量時代保持緘默的人。“可能就是一種任性吧。也不能說是較勁。我習慣給自己畫一個框,比如我不喜歡這個朋友,那我在他眼前消失就好了。因為那段時間我覺得網絡已經變得很不一樣了,那個環境對我們的影響會變得比較大。意識到我不喜歡了,那我就遠離。如果很多負面的東西可以消化掉,那當然是一個本事,藝人也應該具備這樣的能力。但很多時候我還是很在意自己的感受,也覺得它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又覺得跟這個環境這樣較勁也挺沒有意義的。那我就遠離。而且不玩了之后感覺自己還能更專注一些。”


那幾年他也是所謂的“流量小生”之一,因為演了一些戲,又參加了一些真人秀節目,粉絲量驟增。不過因為他的安靜,以及出來幾部反響不錯的作品,他似乎很快就從“流量小生”的名單中被剔除了,也因此避免了后來大眾對于“流量小生”的一些責難,以及“流量小生”常見的轉型瓶頸問題。


“人氣、流量當然都很重要,但我覺得它們不能完全體現一個藝人的價值。就像我自己也經歷過‘流量’的階段,當時我就覺得作為藝人還是得有自己的職業感,得有一個技能,才能可持續發展。但現在這個時代‘流量’是一個現象。你不能說它對一個藝人來說完全沒有用,也不能完全回避否定它。”


不過在他被認為是“流量小生”的階段,他的內心仍然沒有抵觸過這個稱號。“為什么要抵觸?我覺得這個就像抵觸‘偶像’這個詞一樣。我從來不會抵觸別人說我是一個‘偶像演員’或者‘偶像’,我不覺得這是一個貶義詞。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褒義詞。”他對這些外來的標簽并不在意。就像他說的,他內心的痛苦從來不是因為外界造成的,而是來源于他自身。幾年前,他一度深陷于自我懷疑和自我否定的泥淖之中。“那段時間每天都在面對和逃避之間動搖。真的很難受。后來我就想,我一定要救自己。然后就在網上找了一堆類似心靈雞湯的文字,”他哈哈大笑,“那時候一看就想,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能量。看了就覺得自己倍兒精神,就覺得我好了。然后就想分享給大家。剛好有個朋友說反正你以前也寫過字兒,你就好好練個字兒,通過寫字的方式傳遞給大家。我覺得,行,那就試一下。”他在網上發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的“手抄心靈雞湯”。寫了之后,發現自己平靜了許多。卻沒想到自己的自救之舉,無意之間也成了許多人在黑暗時期的一點亮光。“我那時沒想到還是有很多人喜歡手寫的這種方式。去年我去法國,在一個餐館遇見了一個粉絲。


他說那幾年是他很艱難的一個階段,對他來說最有幫助的,就是去看我手寫的那些心靈雞湯,這是他最重要的精神支撐。聽完他說的這些話,我覺得非常感動。”


圖集
Valentino 紅色印花針織衫、紅色高領毛衣、黑色長褲 Yohji Yamamoto 胸針From Glossy Gar?on By G?ogcn 中世紀狩獵少年帽


《周末畫報》x 井柏然

MODERN WEEKLY:最開始是唱歌出道的,這些年逐步成為演員,現在還會有音樂上的規劃嗎?

井柏然:嗯…… 現在可能還會有一些想法,覺得自己挺喜歡音樂的,如果有一些輕松的音樂,比如電影電視劇的歌曲,還是可以嘗試的,但不會再想花那么多心思去做一整張專輯。可能跟我的性格有關吧,我只能專心去做一件事情,很多時候發現自己這些年一直在拍戲,拍了好幾年之后想要再回去唱歌,就發現自己不會唱歌了。我發專輯那段時期也是一樣,唱歌時間長了再去拍戲,就發現自己,咦,好像在鏡頭面前不會表達自己了。所以我還是只做好一件事就行了。可能我是一個單線程的人。可能我只能在一個方向做得職業,而不能成為一個全能的巨星。你看那些真正的巨星,唱歌啊,演戲啊,跳舞啊,不同領域都可以。


MODERN WEEKLY:你會比較崇拜哪些哪個年代的巨星?

井柏然:比如郭富城啊,劉德華啊。可能他們是經過比較嚴酷的培訓和競爭出來的。可能那個年代作為一個藝人就必須具備這些東西,而且那個年代也會讓他們能量比較大。


MODERN WEEKLY:哪一部戲開始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演員了,而不再是玩票的性質?

井柏然:其實每一個階段都會給自己一些肯定。比如當你開始看得懂劇本的時候,不再去看劇本才能記住那些哭啊笑的戲,能看到文字背后的一些戲,可以看到另外一層意思,可以讓導演不用再提醒你說“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的時候,就會覺得我好像成長了,懂得更多了。跟導演打交道也開始有成就感了,可以讓合作的演員覺得我也可以很專業了,都會給我很多鼓勵。


MODERN WEEKLY:打算怎么繼續提升自己?

井柏然:我覺得還是得多演,多看。多看好的作品。我覺得看好的作品可以開闊你的眼界,不光是可以讓你知道什么樣的表演是好的,也可以讓你知道什么樣的項目是好的,讓你在選擇的時候更有判斷力。其實我也挺喜歡聽別人講各種事兒。因為我的生活其實是比較窄的,所以有時候聽別人在那兒叨叨,就會覺得,還有這樣的事兒?


MODERN WEEKLY:最近看的比較讓你震撼的好戲有哪些?

井柏然:比如上半年看的《蘇菲的抉擇》,梅姨演的,還有《羅馬》,很受打動。還有《何以為家》。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現在很喜歡看這類型的。就是根據真實題材改編的,一些比較容易溫暖到我的。因為現在感動到你的東西太多了,但是能溫暖到你的,還是很需要功底。


MODERN WEEKLY:現階段會希望和哪些導演合作嗎?

井柏然:以前會希望和大導演合作,因為這樣履歷會很漂亮。但現在我不這么認為了,我現在覺得很多年輕的新導演是很值得合作的。


MODERN WEEKLY:你會刻意回避自己的長相,希望別人關注你更多的東西嗎?

井柏然:不會,我覺得回避那些顯得很傻。如果你希望別人肯定你,就多接幾部好的作品,演幾部好戲就行了。為什么要希望別人不去關注你的長相呢?別人怎么想的不重要,你自己怎么想才重要。比如有粉絲說不知道為什么我這幾年接的都是些臟了吧唧的角色。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因為碰到喜歡的角色就是這樣了,他做出來就是這個樣子,那我能怎么辦?那我就不接嗎?沒必要。


MODERN WEEKLY:前陣子大家還在討論,好像有些影視作品人物就比較多元化,主要角色有美有丑,甚至有些怪異的惡的,但是有些作品就更傾向給大家看到一個美美的、毫無瑕疵的主角。

井柏然:我跟你說,我現在恰好就想演一個很有氣質的,很貴公子感覺的角色。(笑)因為我幾乎沒有什么機會去演這樣的角色。這幾年的各種角色也大多是“臟了吧唧”的,有時候我都奇怪,是不是別人對我的認知和我對自己的認知是不一樣的。但是我一照鏡子,還不錯啊。為什么凈是這樣的角色找我?(笑)不能洗臉不能上妝,毛孔那么大在銀幕上所有人都能看見。但我后來也覺得那樣的角色很帥,可能是從靈魂里散發出來的帥吧。


編輯— 高遲 攝影—劉頌 藝人統籌— 朱臻祺 撰文— 覃仙球 妝發— 張哲綸 制片— Emma 造型統籌— 鄭小樂 造型助理—劉姝凝、王建麗 設計— 吳憂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