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風尚 > 明星 > 孫楊 讓我再游一圈

孫楊 讓我再游一圈

評論
摘要: 如今要介紹孫楊得加上一大串頭銜,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包攬了中長距離自由泳世錦賽金牌的男子運動員,中國第一位連續兩屆奧運會摘取金牌的游泳運動員。從7歲開始學游泳,孫楊的訓練里程早已可以圍繞地球一圈。他將每一次站在領獎臺的時刻都視為對自己努力和執著的回報。如今,這位擁有3塊奧運金牌、11次世錦賽冠軍頭銜的游泳健將,即將完成自己繞地球的第二圈,迎來己的第三段奧運旅程,他也成為了沛納海品牌大使,將與不斷創新的沛納海一起實現更大的夢想。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水的痕跡

孫楊的身上,布滿了“水”留下的痕跡。因為長期泡在水里,他的指紋模糊,無法解鎖智能手機。他的腳患了甲溝炎,做了手術,兩個指甲被直接切掉。2011年,孫楊訓練時右肩積水,他還在練習用左臂劃水。2014年亞運會時,孫楊手指挫傷,骨頭移位,整個手是青的,但還是堅持把比賽全部進行完。 2016年在澳大利亞備戰里約奧運會,他的腳部骨折。奧運會留給他的時間不多,做完手術第十天,孫楊就打了高分子材料下水。腳部無法用力,就漂在水里靠手游。


這些傷痛與他獲得的成就和突破一一對應,共同書寫了一個游泳運動員的編年史。


入水、劃水、呼吸、打腿、轉身、起腿…… 孫楊的日常里,千百次重復這一步驟。2015年喀山世錦賽之前,他曾經算過一筆賬,從7歲開始學游泳,平均每天游3000米,12歲,他成為專業運動員,平均每天游13000千米。他在微博中寫下:“從7歲到現在,我至少訓練了5000天,地球一圈才四萬多公里,這樣一算,我已經游了一圈多了。”現在,孫楊正在經歷自己繞地球的第二圈。


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央視體育頻道主持人張斌就預言,“孫楊將成為下一個劉翔,成為中國體育第一流的明星”。


2012年7月28日晚上,在倫敦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決賽中,孫楊擊敗衛冕冠軍樸泰桓奪得冠軍,還以3分40秒14的成績打破了奧運會紀錄。這是孫楊的第一塊奧運金牌,也是中國男子游泳史上的第一枚奧運會金牌 。那屆奧運會上,孫楊一個人獨取2金1銀1銅,這是他自己小時候“想也不敢想的成績”。


圖集
服裝— Ermenegildo Zegna 西裝三件套、 領帶 腕表— 沛納海SUBMERSIBLE潛行系列47mm精鋼腕表


沛納海品牌大使、探險家Mike Horn曾經說過:“如果你沒有被夢想嚇到,說明你的夢想還不夠大。”如今成為沛納海全球品牌大使的孫楊也曾說過:“游泳比賽就是要超越分秒。”正如沛納海憑借獨創的Radiomir夜光技術和經久不衰的三明治表盤設計,成為鐘表界的神話,孫楊也同樣在世界泳壇創造著屬于自己的一個又一個神話。孫楊的夢想,也曾一步步變得更遠大。少年時代,他把全國冠軍當成自己的目標。當時中國游泳“五朵金花”盛開,男子游泳并沒有太引人注目的成績。“再加上全國幾千萬人在練游泳,能拿到全國冠軍已經很了不起了。”他從少兒冠軍、省運會冠軍開始拿起,每一次站在領獎臺都感到激動不已。


15歲那年,孫楊進入國家隊。當時他已經長到米,媒體用“中國飛魚”來形容這顆泳壇新星。也就是在那段時間,孫楊看到自己的成績慢慢向高水平選手靠攏,給自己定下了更高遠的目標:先拿下全國冠軍,接著在亞洲稱霸,再登上世界范圍的領獎臺。“覺得通過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天賦—當然不是一定能實現— 但是我相信可以去實現的。”


孫楊前進的每一步,都如同從新的起點開始一段全新的探險,正如沛納海一直傳達的,每一次突破都是新的起點。或許正是基于雙方共同的理念,從省冠軍、亞洲冠軍到世界冠軍,從賽會紀錄到世界紀錄,孫楊也將繼續全力揮臂向前,超越分秒,大有所為。


成就與艱險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北京隊和國家隊聯手,試探性地派出張琳去澳大利亞訓練,沒想到最終換來一塊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銀牌。張琳的成績讓中國游泳運動管理中心相信這一嘗試的意義。從2010年開始,孫楊和中國游泳隊的其他隊員也前往澳大利亞,在曾經指導過奧運會冠軍、“自由泳長距離之王”哈克特的教練丹尼斯麾下進行訓練。


丹尼斯一直提醒孫楊,要找到持續前行的內在動力。對于一個運動員來說,這種動力非常重要。驅動自己游下去的內心動力是什么?孫楊也不斷這樣問自己。


在最開始的時候,孫楊的動力是自尊和肯定。小學四年級,孫楊入選浙江省少兒運動會集訓隊,在體校集訓時吃不消,想回到原來的學校。是孫楊的媽媽用激將法將他留在了那里。“你都去體校了,現在不練了,回去,多難看!拿了冠軍,不想練了,回去也有面子呀!”


2007年,父親經歷的一場意外,讓16歲的孫楊有了男子漢的信念。


那年全運會比賽結束,孫楊回杭州休息。一天早上7點多,睡夢中的孫楊被樓下鄰居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你爸爸在門口出車禍了。”聽到這句話,孫楊的腦子一片空白。他跑到樓下,看見汽車的前車蓋被撞壞,水箱撞裂,爸爸坐在副駕駛座上,完全動不了。來到醫院,專家會診完,對孫楊說父親傷在了頸椎上,有可能再也站不起來,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原來我覺得能游就游,游不了就讓父母送我去讀書。”如今面對我們,孫楊不好意思地承認,在學習游泳最初的十年間,他并沒有將游泳視作終身的事業。但在目送父親被送進手術室的那一時刻,他感到自己瞬間長大了。“如果爸爸站不起來了,我在家里要作為男子漢獨當一面的。”父親最后化險為夷,但這次意外給孫楊帶來了持久而深遠的沖擊。“之后的訓練也會覺得苦,也會覺得累,但是咬著牙也要完成。”他在內心感受到游泳成為自己信念,信念的力量讓他堅持下去。


孫楊曾經對媒體回憶過在澳大利亞集訓的日子:冬天,天氣很冷,四五點就起床,風刮在身上刺骨的疼,下水之前要做很長時間的思想斗爭。與其說孫楊追求的是更好的成績、更大的勝利,不如說孫楊在日復一日的堅持種追尋著更好的自己—堅強勇敢、意志堅定,和所有創造過傳奇的偉大運動員一樣。


科比練球經常看見凌晨四點的洛杉磯。另一名傳奇運動員菲爾普斯曾經在自傳《水面之下》中提起,從雅典到北京,他在四年內只休息了兩天。孫楊常常在媒體采訪中談到他們,世界頂級運動員一定是在背后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即便有天賦,光是天賦也是不夠的。”他敬佩他們。


“我心里在想,努力的人為什么走到最高峰?為什么他能成功?因為任何成功的人背后一定做了我們看不到的努力。”在孫楊看來,他之所以會選擇和沛納海攜手共進,也是基于這樣的原因。是不可撼動的信念,亦是一追到底的決心,沛納海與孫楊都堅信,每一次潛行都一定會有所突破,每一次新突破都是一個新起點。


一種信念,一種堅持

在倫敦奧運會時,媒體還把孫楊與樸泰桓相提并論。在光州游泳世錦賽之后,孫楊已經擁有了枚世錦賽金牌,人們更愿意將他看成下一個菲爾普斯。就連他的澳大利亞教練丹尼斯也說:“他已經是世界泳壇頂級的運動員之一了。如果他能參加東京奧運會,那么他就有可能成為游泳史上和菲爾普斯一樣的傳奇運動員。”


曾經有人試圖總結孫楊成功的原因:高達兩米、充滿競技優勢的身材,從小打下的技術和體能基礎,與國際接軌的高水平訓練。英文中用“Born to……”表示“為……而生”,在孫楊身上,我們窺見到了這個詞真實的意義。但比這些更為重要的是,孫楊作為運動員不斷進取的決心。


孫楊的的優勢項目橫跨1500米、800米、400米和200米。要同時稱霸這些項目,意味著更多的體力和能力,更意味著超乎尋常的大訓練量。孫楊對自己的刻苦引以為傲,他將每一次站在領獎臺的時刻都視為對自己努力付出的回報。


丹尼斯一直希望孫楊可以適當地放下游泳,好好休息。“ 你應該休息三個月再訓練!”他鼓動孫楊像他一樣去度個長假,脫掉泳衣,去唱歌、去演戲,去做任何自己喜歡的事情。提到此處,孫楊拼命搖頭,“三個月太長了,我從來沒有離開泳池那么久,我無法想象”。


“我想沒有人隨隨便便可以成功,一定通過5年、10年、15年、20年……甚至更久才能成功。”他從自己的拼搏和奮斗中參悟出這點。接觸到更多人、更大的世界,他發現這條樸素的道理幾乎在所有行業、所有領域適用。孫楊鐘愛的腕表品牌沛納海,更用多年的堅持和創新,印證了這一道理。


2012年,孫楊買了自己的第一塊沛納海手表,吸引他的是沛納海硬朗的外形、堅固的表盤和大氣的外觀。沛納海曾數十年擔任意大利海軍供應商,并特別為潛水隊員們提供專業高精密儀器,從此便與海洋結下了不解之緣。海洋意味著廣闊,也意味著未知。沛納海用堅固和精準克服未知,陪伴無畏的探索者向更偉大的航路出發。這種探索的勇氣、夢想的呼喚也被沛納海帶到了海洋之外的其他領域。了解了品牌的故事和精髓,孫楊覺得深受啟發。“不光是我自己,沛納海也是通過日積月累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和高度。”


在成為奧運冠軍、具有偶像意義的體育明星之后,孫楊越發從榮譽中感受到自己的責任,他時刻提醒自己,不管在競技還是在其他工作和活動中,傳遞出具有積極力量的能量。“我覺得品牌和我個人的合作,更多是傳達一種信念和精神。我用更好的成績回報關心我的人,也通過與品牌的合作傳遞一種信念、一種堅持。正如沛納海在保留品牌DNA的同時,始終堅持做自己,制造自制機芯及腕表,并致力于創新材質的研發;而我也將仍舊一如既往地堅持著自己的游泳夢想,在賽場上再創佳績,打破紀錄。”


“游泳是分秒必爭的項目”


MODERN WEEKLY:2012年倫敦奧運會,你拿到了兩塊金牌,實現了中國男子游泳奧運金牌的突破,當時是什么感受?

孫楊:每個運動員都渴望站到奧運最高的領獎臺上。到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刻都非常激動人心,我是奧運會冠軍了,真的做到了。就覺得跟做夢一樣,感覺到小時候訓練還在昨天,突然間今天拿到奧運會冠軍,但其實這個中間十年,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從一個小孩到站在世界舞臺上。


MODERN WEEKLY:你一開始最擅長的是1500米,后來也涉足了400米,甚至200米,這種大跨度的過程有痛苦嗎?

孫楊:要感謝我的教練,小時候底子就打得比較好,什么項目都能去游。隨著游的次數越來越多,慢慢在訓練中發現好像每一個項目我都可以找到其中的節奏。要從200米跨度到1500米,確實是非常難的。因為200米競爭非常激烈,取勝都在零點幾甚至零點零幾秒,而且多比一個項目就意味著預賽、半決賽和決賽,要耗費更多的體力。


MODERN WEEKLY:你現在心里還有誰想超越的?

孫楊:是應該說世界泳壇的整個格局都在進步,每個人都希望去趕超自己的對手,并沒有說一定去 立誰作為目標。任何一個運動員都有自己的優勢與劣勢,我盡可能在自己的領域做到最好。不管是金牌數還是其他,我想都只是一個數字,關鍵我想要贏得全世界對中國游泳的尊重,這是我們所有人通過努力才獲得的。


我想在這個過程中更多的是做好自己,進入到奧林匹克大家庭以后,我繼續享受比賽,在這個比賽中收獲更多的經驗和幫助,游泳是爭分奪秒的項目,所以更要不斷總結和進取。


MODERN WEEKLY:你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嗎?

孫楊:我的個性是在我工作的時候大家所有人一定要投入其中,身邊任何人都是這樣,因為大家所有人都在為一件事情努力。就和去努力拿金牌一樣,不是我一個人就可以做到,一定得有體能、醫療和其他多方面的保障共同支持才可以。


MODERN WEEKLY: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你想給年輕一代帶來什么樣的感染和啟示?

孫楊:希望能影響當代的年輕人,讓他們意識到努力與拼搏的意義,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的生活。任何成功的人背后一定是有我們看不到的努力,不僅僅是體育界,每個行業和領域都是這樣。


MODERN WEEKLY:你的賽場在水中,而沛納海的靈感來源是海洋,你與沛納海的合作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你印象中沛納海是怎樣的品牌呢?

孫楊:的確,水是我的DNA,而沛納海與水、與海洋有著不解淵源。沛納海歷史上曾為意大利皇家海軍提供高精度的計時工具,在專業潛水表上不斷創新,從早年創新使用鐳、氚等夜光材質,到品牌專利的表冠護橋,這些真實的歷史,讓我對這個品牌有了更多專業度上的了解和敬重。


今天的沛納海,既有著純正意式風格,同時也是卓越瑞士制表技藝的代表,硬朗的外型讓沛納海表現出一種有血有肉的英雄本色,這也是為什么史泰龍、道恩·強森這些硬漢都喜歡沛納海的原因,我也因此更加喜歡這個品牌。


我很早就知道“泳”無止境這個道理,這一點在沛納海身上也一樣,一個多世紀的時間,它歷久彌新,不斷以創新理念,講述它與海洋的故事。


最后,和大家透露一個小秘密,我買給我爸爸的第一只腕表就是沛納海,沛納海也是我買給自己的第一只腕表。這兩只表,開啟了我們父子兩代人,與沛納海的緣分。


編輯— J 攝影— tiger 撰文— JELLYFISH 統籌— 鄭小樂 化妝— Kearo 發型— Sean 制片— Colin 服裝助理— 恩賜、kk、Leslie、肥羊 場地鳴謝— 圖工 設計— 吳憂


相關推薦 更多>
猎码公式网